尊宝娱乐亚洲游戏 > 话题 > 正文

吴君如:《妖铃铃》有惊有喜

核心提示: 把电影当美食,带你钻进胶片,品尝电影中的人生百味。

“我知道在很多内地观众印象里,我只是周星驰的配角,是《家有喜事》的陈大嫂,在《爱君如梦》里和刘德华跳舞……陈可辛也每天打击我,说我在内地不接地气的。但我就是不服气,每天都在想一定要拍一部和内地演员合作的喜剧。”

告别了香港电影的昔日辉煌,52岁的吴君如并不甘心就此隐退江湖。借助着陈可辛在内地电影圈打拼多年积累的经验和人脉,她也以新导演的身份重新回归大银幕,带来了一部混杂着老港片气质与众多内地喜剧熟脸的喜剧《妖铃铃》。好在内地观众对这部电影还算买账,上映首周《妖铃铃》就已经跨过三亿票房大关。不过,对于喜剧总是“叫座不叫好”的怪现象,演了一辈子喜剧的吴君如也很无奈:“以前我们拍喜剧,卖座就是卖座,好笑就是好笑,但现在一部商业喜剧只要卖座,肯定要和烂片画等号的。”

一部喜剧

花两千万盖了栋烂尾楼

记者:《妖铃铃》在您看来是一部怎样的电影?

吴君如:当然是一部喜剧,希望观众能够在过年的时候大笑。但是这个喜剧跟大家平常看到的不一样,我们加入了一些国产喜剧从来没有用过的新鲜元素,很好玩。整个电影我想要营造的气氛就像在坐过山车,有惊又有喜的感觉。《妖铃铃》的喜剧阵容也非常特别,融合了不同类型的喜剧演员。我请到的都是内地非常有名的喜剧演员,比如说岳云鹏、沈腾、papi。我也请到了香港的演员,他们并不是常常拍喜剧,但是他们很有个性,比如说吴镇宇、方中信。还请到实力派的张译,他虽然不怎么演喜剧,但是他一穿上戏服就变成戏中的人物了。

《妖铃铃》是一部“特别花钱”的电影,你们可能没有想过,一个喜剧电影会花两千多万去建一个破烂的烂尾楼来完成整个故事。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是美术,我请到拿奖无数的吴里璐老师。我们幕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很厉害的,还请到全球最帅气的监制陈可辛,这个重点推荐。因为我发觉他每一部电影出来的时候都是口碑王,我希望我没破坏他那个名誉吧。

记者:一般第一次当导演的人,都会放一些自己特别的喜好进去,《妖铃铃》也有吧?

吴君如:当然放了好多自己曾经觉得很好笑的元素,还有好多吴君如的风格和我自己的点子,但是我不能说为我自己致敬。我觉得其实我拍这部电影是有向那个年代的演员、那个年代的电影致敬的,但并不是你们觉得很怀旧的那种,因为我很担心观众觉得,你不是拍一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电影给我看吧。我觉得喜剧是不分年代的,所以这个电影就是喜剧,但是我自己加了一些有情感的惊悚,有一点惊喜的那种感觉。

这个戏好多人问我好不好笑,我觉得当然好笑了,毕竟是我自己第一部导演的戏。如果你们觉得不好笑就不关吴君如的事了,肯定是陈可辛出了问题了。

小岳岳

不讲对白站在哪里都好笑

记者:电影里面哪一幕你会觉得印象很深刻?

吴君如:其实每一幕我都很深刻,因为我是导演,每一场戏,每一句对白,现在从头到最后每个字我都可以念给你听。因为这个故事发生在晚上,所以每一天我们都从大概中午拍到第二天的早上,全都是大夜戏。我记得有一天我们拍一个场面是从一个楼跳到另外一个楼,中间有很多动作的场面,拍了好几天,有时候又会下雨。papi酱是第一次拍电影,我看到她特别辛苦,因为每一天都是大夜班,有时候papi就胃痛,我每一天几乎都在安慰她,我说papi,拍电影其实不是每一部都这么辛苦,你不要因为害怕之后就不接电影了,这个是偶尔会发生的事情,你千万不要被吓到。

记者:这次和很多内地演员合作,其实他们都很有特点,可以从导演的角度来聊一聊吗?

吴君如:小岳岳他不需要讲对白,站在哪里都好笑的。他总给我们一些惊喜。沈腾老师演那个坏人演得非常精准。还有papi酱是非常自然的,因为可能她没有学过演戏,所以她没有演戏的痕迹。没想到她跟这么多老手去演戏,却没有那种很害怕的感觉。因为她跟我说她是学导演的,我说看得出来。张译老师我只有给他一个字就是“哇”,因为他本来是实力派的代表,为了搞笑穿了一条红裙子,但完全没有尴尬,他完全把那个角色演出来了。焦俊艳跟她的名字很相似,因为她又能英俊也能美艳。在戏里她是那种网络主播,她很放得开,表情非常丰富,然后我觉得她未来肯定可以变第二个吴君如,但是可能她想发展美艳的那一面。

记者:讲一讲这次和方中信、吴镇宇的合作。

吴君如:方中信我是跟他演过《洪兴十三妹》。方中信就是非常正经非常正规的那种戏路,他在这个戏里面我把他弄的又光头,又贴了一些胸毛在胸前面,装丑,他很信任我。那天造完型之后他自己就很乐,我们帮他们做完造型之后他就完全知道怎么去演这部喜剧了。他也完全没有偶像包袱,但他是好偶像的,帅气。我们现在就把他弄到没头发有胸毛,跟他现实反差好大。还有吴镇宇也是常常耍帅的吧,他演开飞机的角色,还有那些就很正派的电影。这一次叫他演那种傻傻的,一会儿以为自己是警察,一会儿是江湖的那种黑社会。所以这一次他们两个都是有反差很大的演出。

江湖传闻

“陈可辛非常难搞”我见识了

记者:您第一次当导演感受最大的是什么?

吴君如:就是很忙啊,就是不停在来来回回,自己又在演又在导。我以为当妈妈已经很困难,原来当导演比当妈妈更困难。因为有好多人都会问你,比如说道具、美术都是导演确定最后用什么,所以这个是最困难的。

记者:这次陈可辛监制是不是帮了您很多?

吴君如:对,但最难的部分恰巧和他有关。比如说我拍的时候觉得OK了,然后他就说不行。我说还可以了,他还说不行。因为我们两个的笑点有时候可能都不一样的。他毕竟都是拍那种文艺电影。我说喜剧肯定要六岁到八十岁,无论他们年纪多大,一看就笑,要直接。有时候我们在房间里面,为了两句对白就吵起来了。

我记得有一天就吵得很厉害,我在洗手间洗脸,那时候我就说,其实你刚才那两句对白我没办法讲,我不明白它的笑点在哪里。然后他说你不明白,我说是不是有点深奥了。因为我们俩一个是监制一个是导演,起码我们两个都要有共识。就为这个,我们吵了一个多小时,吵到出来的时候,其他演员、其他部门的人都不见了。其实我们很担心的问题是怕人家觉得喜剧的标签就是烂片,所以我们很小心去处理。

我这一次跟他合作完之后,好多人都以为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嘛,我说是近水楼台先吵架。比如说真的他是一个监制,我是一个导演,可能我就讲话比较客气一点。然后他就觉得我是他的亲人,就讲话没这么客气了。我跟自己说,我需要专业一点,工作跟私人生活要分开,但是有时候并不是能分开的,所以经过这一次之后,我觉得就是,江湖传闻“陈可辛非常难搞”,对啊,我见识了。

记者:您觉得让人笑和让人哭,哪一个会更难?

吴君如:我觉得两方都难,都是要调动人的情感。一部好电影能够让观众笑中带泪,我觉得喜剧就是一种。其实喜剧也不需要一定要笑中带泪的,可能很多人觉得笑中带泪的电影就没有这么浅白,可能有点深度,但是喜剧最重要的目的就是令人家笑,笑完之后当然有些人觉得很无聊,有些人觉得笑完之后不要想太多,但是我觉得如果一部电影能够从头笑到尾是厉害的。

记者:这部电影您想表达的是什么情感?

吴君如:邻里,就是邻里之间的感情。我觉得就是小人物自己有自己的心理状态的,就是乐观不妥协。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