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其:不期待美院毕业展能再蹦出一两个陈丹青

来源:ifeng.com    更新时间:2016-07-05 10:19  

2016年06月08日,浙江省杭州市,中国美院2016优秀毕业作品展。 视觉中国图

每年的六七月,各种大专院校都进入了毕业季,关于学生们的毕业展此起彼伏。本来,毕业展即为学生几年来的学习成果做的一次总结,也是向师长们做的一次集体成果展示,并无可厚非,可是,最近几年,成名的艺术家作品价格上涨太快,以至于,画廊、艺术机构都不得不把眼光投向学校里更年轻的学生。这两年国内的网络和艺术媒体突然关心以央美为代表的各种美院毕业展,似乎在当代艺术的成年艺术家萎靡不振时,毕业展能蹦出一两个陈丹青来。

2014年5月15日,广州美术学院2014本科毕业作品展。 视觉中国资料图

如今,美院毕业展包括央美,满眼一片小清新、工艺化、设计化的学生气的作品,跟在任何国家看到的毕业展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欧美毕业生做得松弛一些,韩国、日本毕业生做得紧绷一些。美院能够代表全国的艺术前沿的水平,那是1980年代和1990年代的特殊时期。那时候几乎所有的年轻艺术家都没有机会出国,社会上也没有几本现代艺术出版物,只有美院比围墙外的世界多了一些资讯,比如可以看到图书馆里的外国画册,可以接触到来美院讲座的外籍学者、华裔艺术家或海外校友,因此,当时的美院代表艺术的领先视野。

但美院的知识先进性到1990年代中期就已经结束了,首先艺术知识的领先性转移到了江湖,大量的一流外国策展人和艺术人来中国,首先是跟地下的前卫圈交流,体制外的前卫艺术家去国外参加重要的艺术展览的机会比美院多。2000年以后,随着出国的普及化,美院在对国外艺术资讯的把握上已经不占领先性和垄断性。甚至很多美院还在跟学生传递错误落后的信息,比如国内美院把列宾捧得很高即是一例,鼓励学生去那儿留学,但实际上列宾美院在今天俄罗斯艺术的格局中没有那么重要,绘画、雕塑技术也不能代表一流。

随着当代艺术的跨学科化以及多媒介化,像语言学、符号学、文化理论以及先锋电影、表演等,这些知识和课程训练,即使在西方都不是一所美院所能承担的。作为一个成熟的艺术家,今天艺术的突破门槛越来越高,一个本科生或研究生的四年或七年的学习周期,时间上根本不够完成一个艺术突破所需的知识和学养积累。因此,今天的社会对美院的毕业展寄予厚望,主要是因为从民国的国立艺专到1980年代的封闭时代的美院神话,今天的美院因为出国的普及化、当代艺术的超出美院的知识结构,以及作为一个优秀艺术家训练周期的长期化,美术学院已经不再代表艺术视野的领先性。另外,今天国内各大美院的一片小清新,实际上是回到美院本来应该有的正常状态。  

2016年6月11日,北京,清华大学美术学院2016届本科生毕业作品展。 视觉中国图

不要期待美院再冒出什么前卫运动,以当代艺术的跨学科的特征,一个优秀的当代艺术家,要经历毕业后的二次成长,即他还需要重新就当代艺术的跨学科知识进行补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