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小粉红:还有什么比“爱国”更容易?

来源:凤凰网    更新时间:2016-07-19 13:39  

导语:在今天的自媒体场域中,“小粉红”俨然已经成为了替代“五毛”的新势力。忠诚和仇恨是她们的全部思维,规规矩矩地相信权威发布,在仪式感中获得力量,背靠公器以求自我价值认同……她们在各种话题中占领高地,自认是政治正确的“理中客”,观念却完全是去政治化的,“不谈政治,我只是爱国”。的确,爱国是最容易办到的了。

在史祥莆看来,今天的中国小粉红,更像是国内外大小气候综合影响下的产物。金融危机撮合起学术界和街头行动家,公共领域也出现了对历史愚昧无知的新一代意见领袖,反复吟诵着“平等”“身份政治”“偏见”和“歧视”的咒语。然而无论参与到多么宏大深广的公共话题讨论当中,他们最引以为傲的都只是“人美三观正”——几乎止步于前十八年的遗传基础和受教育水平。

"没有别的爱"遭网友抵制赵薇终于宣布撤换戴立忍

在今天的舆论场域中,“小粉红”早已不止包括女性了,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词从产生之初就带有浓重的年轻女性色彩,很难用男女老少之间的一般歧视来圆场。(作者原文中代称均为“她们”)

如此“政治不正确”的称谓对这群最讲“政治正确”的年轻人无疑构成了绝妙讽刺,所以,再粉嫩的女孩儿都不愿意接受这个名字。但是,在近十几年的信息环境下,如果不关注政治,或者关注政治而不会科学上网,那么成为小粉红或者随时成为小粉红,几乎是必然的。

“我不谈政治,我只是爱国”,“抛开政治,我只是爱她这件裙子”……这是小粉红们的典型自白。复杂中国,似乎只有澄澈如他们,才能不受杂音纷扰,凭空得出“理性中立客观”的结论。政治在他们眼中等于阴谋诡计和暗箱操作,这既乏现代公民基本通识,也缘于恶劣的信息环境。

小粉红不仅是“性别化的”,也是“去政治化”的,所以,无论参与到多么宏大深广的公共话题讨论当中,他们最引以为傲的都只是“人美三观正”——几乎止步于前十八年的遗传基础和受教育水平。

小粉红从何而来

“小粉红”一词最早见于晋江文学论坛,一开始仅限于追捧明星。很多观点认为,小粉红第一次和政治挂钩,应该是年初的“帝吧出征”事件。但其实早在这之前,国内的社交媒体上就早已遍布他们的身影。

小粉红的世界观发源地

在微博微信上,小粉红不仅是萌萌的物质主义者,更是义正严辞的爱国者和接班人。他们的世界观是伴随着南联盟轰炸、南海撞机、北京奥运会和反日游行奠定的,即使他们中的一些人有幸接受系统的西方学术训练,也很难改变之前的先验立场。

这一点在留学生中极为常见,由于举报密集,美国很多大学教授在课堂讨论中甚至干脆避开台湾这个名词。

今天的中国小粉红,更像是国内外大小气候综合影响下的产物——

1952年,法国著名左派作家萨特在其主编的评论杂志《摩登时代》上刊出《共产主义者与和平》一文,明确表示自己选择共产主义阵营(图为手稿);他还曾在该杂志上写出“所有反共产主义者都是条狗”的名言。

经济危机和整个欧美社科学术界左转,是很多留学生负笈西方之后仍然振振有词咄咄逼人的深层原因,他们很容易将学院白左理念奉为至宝,把后现代药方移植到前现代社会,以此为民族主义加持张本;

金融危机成了撮合学术界和街头行动家的大好时机,离群索居的欧美年轻人在社交媒体大肆攻击帝国主义,反对银行与抵押贷款、国有资产私有化以及传统家庭等级制度(认为这是性别歧视和恐同的表现)。

在巴迪欧、霍布斯鮑姆、齐泽克等人影响下,公共领域也出现了对历史愚昧无知的新一代意见领袖,他们在电视和电台节目、公众集会、学术研讨会上,把“平等”“身份政治”“偏见”和“歧视”像咒语一样翻来覆去地念诵,即使在遥远的中国校园,这也很难不成为一种时尚。

小粉红在世界

小粉红并非“中国特色”,在苏联早期,这个群体就已出现。但彼时的小粉红既不那么年轻,更多时候也是所在社会的批判者而非歌颂者,而且,他们通常是已经成功的记者、作家、社会学家,能够凭借各自的专业视角和社会经验发表见解,这些都与中国的情况极为不同。

例如美国知名记者林肯·斯蒂芬斯,高度评价苏联的同时也无情揭露美国社会的腐败,是彻头彻尾的“异见人士”。1933年初,导致数百万人丧生的乌克兰大饥荒在西方得到了广泛且准确的报道,不过,另一位充满正义感和批判精神的美国记者沃尔特·杜兰蒂认为这是“西方歪曲”,他选择站在敌国苏联一边,并且最终获得普利策奖。

无法区分亚文化和政治制度的小粉红

历史出奇地相似,同性恋、性别平权、女权主义、族裔平等也都是早期小粉红们关心的话题,不过,悲剧似乎一开始就已注定。1935年,苏联政府将同性恋入刑,战后斯大林表现出的露骨反犹倾向,更是和平权理想直接对立。

小粉红们自始至终相信西方存在不少问题,而资本带来的贪婪是最大的病灶。但囿于知识水平,他们完全不了解发生过大屠杀大清洗的国家,贪欲一点儿也不比西方少。相比市场条件下的金钱腐败,权力体制中更多的则是赤裸裸的特权腐败——在革命后极端匮乏的岁月中也是如此。

早期小粉红不自觉地轻信了苏联官方文件——这些虚假资料美化了选举、工会、合作社……连同各种统计数据,展现了一个重度磨皮版的理想国。其实在之后相当长的时期内,这种伪造虚假繁荣用于宣传的“波将金现象” (弄虚作假、装潢门面的代名词)都非常普遍,直到今天,轨道交通的速度依然被用于象征某种道路优势。

和今天的隔代知音一样,当年的小粉红们不仅热爱体制的方方面面,甚至连官僚都成了膜拜的对象,法国进步小说家罗曼·罗兰甚至把苏联秘密警察头子亨利希·亚戈达描述为一个敏感聪慧的人,斯大林更是理所当然地获得了“拟亲属称谓”。

奥威尔曾这样定义老少粉红:“这些人认为保卫他们眼中‘民主’的唯一方式,就是压制独立思考。”

初版《动物庄园》封面(左)及书中动物庄园宪法七诫(右),上文中奥维尔引言正出自此书

说这话的根据是:“即使并未受到什么迫使他们说假话的直接压力,自由派作家或记者们在讨论苏联及其政策时,也很难指望他们表现出一点批判性智慧,许多时候他们甚至都不肯说句实话。”

小粉红的标准像

家有粉红初长成。除了乌托邦情结和狭隘的党派偏见外,在很多小粉红临床上都有以下表现:缺乏基本通识而又自认为独立思考;社会议题上跟风求新以示前卫;无法区分亚文化和政治制度,看见一抹红色就高潮。

草莓音乐节

“忠诚”和“仇恨”是小粉红的全部思维。他们深信,近代以来中国几乎被列强亡国灭种,如今,西方仍然试图阻止中国的崛起。而“亡我之心不死”的,还有获得境外资助的“反华势力”,知识分子、作家、律师、专家学者,都或多或少包含在列,随时随地不安好心。

由于认知工具的匮乏,小粉红普遍认为自己拥护和反对的双方都在下“一盘大棋”,都有各自背后的深谋远虑和复杂智慧,都不是“网上随便乱喷能解决问题的”,因此,小粉红往往自认为是理性的,甚至在日常生活中确实是理性的,这和”理性粉“、”理中客“异曲同工。

全世界都仰仗中国支援

他们熟悉“辩证法”,擅长“一分为二”,把公共讨论中的合法意见表达强行分成“建设性的”和“非建设性的”。长期的路径依赖形成了生理性的条件反射,缺乏基本政治学常识却时时把“中国道路”挂在嘴边;虚构一个抽象的“中国”,不许任何人说它坏话;认为中国极为独特,很多做法不能直接移植;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媒体确实不管不行;哪里都不如中国安全,哪里都仰仗中国支援;中国人最勤劳最聪明,中华文明冠绝世界;中国正在崛起,青年领袖需要发声……

须知,小粉红也是中国的底层。正是种种流水线式的观念立场,暴露了小粉红极为断裂的身份:自认为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但其实根本没有接班的资格,毕竟标准化的产品无论如何不可能成为工厂的主人。尽管他们经常用“盲目”、“跟风”、“愤青”、“喷子”来形容刺耳的声音,并自我标榜为“独立思考”,但是低级的趣味和浅薄的见解却随时可能被他们的大众文化饲料彻底暴露。

暴走大事件

一档总播放量超过八亿,名为《暴走大事件》的视频脱口秀节目就是个中翘楚。主持人“王尼玛”真实身份是英国海归,在节目内外能和外国嘉宾谈笑风生。尽管形式调侃诙谐,但涉及到的严肃问题,观点与小粉红群体完全契合,堪称寓教于乐的“正能量”典范。旗下的暴漫表情包也是一样简单粗暴不费脑筋,在后来小粉红们开辟的战场上大显身手。

战斗的小粉红

2016年1月20日晚,数千名内地网友集体突破防火墙的封锁,到三立新闻、《苹果日报》和蔡英文的Facebook主页上疯狂洗版。这次行动被命名为“帝吧出征”,参与者们最爱使用的刷屏武器,正是表情包。

因为对台湾极度无知,他们甚至误伤了统派阵营。刚刚落选的国民党立委蔡正元被当作蔡英文的弟弟惨遭诅咒,而蔡立委一直以来都在立法院忠心耿耿地推动《两岸服贸协议》。

环球时报在1月21日以“不必夸张帝吧出征的两岸负效果”为名刊登文章,称“这是中国青年网民完全自发的‘出征’,整个过程无官方的影响,它更像是一种网上狂欢,要挑毛病总是不难的。但它的价值观基础是爱国的。”的确,爱国是最容易办到的了。

帝吧出征,寸草不生

其实,尽管“帝吧”经过数次吧主轮换,早期意见领袖已纷纷退场,再无“内涵”可言,但小粉红们真正的集结地还是开放的社交网络,微博知名博主@大咕咕咕鸡就抓住了小粉红极易被激怒的特点,在“手撕小粉红”事件中以近乎暴露狂的姿态直击面门,让这些在日常生活中努力维持体面的年轻人彻底失态,在完全的阅历碾压之中手足无措。

规规矩矩地相信“权威发布”;在仪式感中获得力量;背靠公器以求自我价值认同的小粉红们一旦遇到这样的“大流氓”,就只剩花容失色。这提醒了我们:可能好好讲道理一开始就是一厢情愿。

这不,他们又开始怒斥赵薇了。

史祥莆,海德学社主编,原大象公会作者,现于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学习文化创意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