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动画在中国:要思考要探索 别急着想赚钱

来源:凤凰网    更新时间:2016-07-28 17:25  

“这就像把一个种子播下来,慢慢生根发芽,然后才能广泛地传播。这需要大家共同努力。”7月26日下午,在北京尤伦斯中心,第三届深圳独立动画双年展新闻发布会上,首届双年展的策展人张小涛谈到中国独立动画的发展时这样说道。

本届策展人李振华在发布会上表示,在探讨独立动画这个问题的时候,要注意它的时间性。第三届深圳独立动画双年展的主题正是:时间/无间。将基于时间的艺术——电影、录像、动画等,放置于空间中,探索由此种碰撞所产生的新的可能性。

展览将由5个主要板块构成:空间中的动画、特别放映、动画与音乐会、推荐展映和讲与谈。其中“推荐展映”单元是基于上两届双年展机制中竞赛单元的延伸与升级,将征集1990年之后出生的创作者自2015年来的动画作品。第三届深圳独立动画双年展将于2016年12月2日在深圳华侨城创意文化园正式开幕。

第三届独立动画双年展展览组委会主要成员合影

“独立动画不是迎合大众的,是小众的”

如何定义独立动画,是很多人心中的一个疑团。

早在深圳独立动画双年展创办之初,策展人就在思考究竟何为独立动画,特别是如何在中国的环境和土壤中探讨独立动画这个命题。

第一届的展览“心灵世界:作为虚拟艺术的工程”梳理和回顾了从2000年开始的独立动画的发展,也花了不少精力探讨独立动画的内涵和边界,为后面的展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再次谈到何为独立动画这个问题时,张小涛说:“从思想,也就是实验性和观念性的角度来说,独立动画不是迎合大众的,是比较小众的。它是一种姿态,是有别于商业动画的。只有思想的独立,才有其他的独立。”

展览的专家顾问、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路盛章也指出了独立动画和大众文化之间相互依存的关系,“这其实是一个多样化的问题,是有不同的花朵、不同的样式。” 

第三届策展人李振华则表示,在探讨独立动画这个问题的时候,要注意它的时间性,“独立这个概念是随时间变化的,所以我们的独立动画双年展要不断地确认近几年来独立的姿态。我们今年的重点更多的是看动画创作中,或者说是结合着网络文化,或其他某种创作形式在空间中的体现。”

李振华认为,需要在独立动画和主流动画之间设置一种比较关系。“一方面,我们看看国际上主流的动画节,他们在做什么;另一方面,我们再看看独立艺术家在做什么。所以我们给出的是一种提问的范式,是一种探索的形式,而不是一个下定义的范式。”

安吉拉·瓦诗蔻以《魔兽世界》作为探寻女性视角与女权主义的平台。

独立动画的主要教育阵地在高校

第一届双年展的主要任务是开疆辟土,为在中国语境下探讨独立动画创造充足的空气和土壤。第二届双年展更进一步,试图从不同的视角例如艺术、学科性等来讨论独立动画的外延与内涵。

在此基础之上,第三届双年展突出了创作者年轻化的趋势和新媒体与独立动画之间的关系。

新媒体艺术是最近十年艺术界的大热门,也是李振华一直以来较为关注的命题。此次展览中的受邀艺术家呈现出明显的年轻化趋势。

在国际方面,在列的艺术家有1986年出生的、乐于从线上角色扮演游戏之中探寻女性视角和女权主义的美国艺术家安吉拉·瓦诗蔻(Angela Washko),1985年出生的、以独特的三维风格动画而闻名的动画导演大卫·奥锐利(David Oreilly)。而在国内方面,几位90后艺术家也令人瞩目。其中有风头正劲的1990年生的新媒体艺术家胡为一,也有专注于中国早期美术电影与实验动画的刘毅。除此之外,80后艺术家陆扬、孙逊、徐文恺也在受邀艺术家之列。

这些艺术家都通过自己的独特的表达方式,探讨着互联网、新媒体、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甚至是增强现实技术(Augmented Reality)对人类生存状态可能造成的影响。

在推荐展映单元,策展人对创作者的年龄还给出了严格的限制,即需要是在1990年以后出生的创作者。

关于年轻人对于独立动画的重要性,首届策展人张小涛表示,其实这是个从第一届就开始探讨的问题。他说,独立动画的发展离不开高等院校的支持,离不开制度上的、体制上的支持,独立动画的主要教育阵地是在高校,应该鼓励更多的年轻人参与到独立动画的制作和讨论当中。“这就像把一个种子播下来,慢慢生根发芽,然后才能广泛地传播。这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路盛章则谈到了动画启蒙教育的重要性。他认为动画得从娃娃抓起,“要从启蒙开始,要让小孩子知道动画是什么。”

除了其独特的三维风格动画外,大卫·奥锐利最著名的作品是游戏《山》。

独立动画者的责任就像搞科研

在如今这个充斥着大制作、高成本、高帧数的环境下,路盛章表示,要破除大制作的迷信,高帧数不代表好作品,高投入也不能和优秀画上等号。

他认为,在这个主流动画话语被大制作充斥的年代,独立动画应该承担起实验的功能,用于探索新的内容和表达形式,做敢于吃螃蟹的人。

“我比较欣赏experimental,就是你一定要实验。你要探索市场上需要什么,什么样的东西适合人性,包括放映的格数。现在有些人老是说我们要挣钱,我们要瞄准市场,我们要向好莱坞看齐,不能那么急。所以独立动画,尤其是在这个特定阶段内的独立动画,要思考,要跟别人不一样。独立动画者的责任就像搞科研。我觉得中国现在就应该踏踏实实地搞实验,市场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要经过测试的。”